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市桥永恒大街6号花城创意园D栋
电话:020-68150928
传真:020-69150938
网站:www.dede58.com
余额宝风波背后的监管难题
发布时间:2018-01-09 点击: 次   编辑:dede58.com

问世仅半年多的余额宝,最近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先是央视评论员斥其为“吸血鬼”、“寄生虫”,要求政府取缔;紧接着银行业协会又建议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给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

银协建议明显在维护目前的利率双轨制以及传统银行的既得利益,有失市场公平。如果该建议被采纳,不但余额宝目前火爆的市场行情将中途夭折,还势必影响利率市场化的改革进程。

金融寄生虫?

余额宝成立于去年6月中旬,是阿里巴巴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为个人用户打造的一项余额增值服务。用户将钱转入余额宝中,即能得到与其对接的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的确认,完成基金开户、购买等过程;基金再以协议存款的方式将大部分资金存入银行,获取协议存款利息与银行活期存款利息之间的息差,并将获益回报用户。

由于协议存款利率比银行活期利率高出十几倍,余额宝的7日年化利率达到5%甚至6%以上,用户收益远高于将钱存入银行。得益于如此高的获益,余额宝吸纳了无数小金额的草根用户,迅速蹿红,在上线6天里,客户数就突破了100万。原本默默无闻的天弘基金,在去年11月14日累计开户2900万户,基金规模过千亿元,成为内地首只突破千亿元的基金。

余额宝将小客户零散资金聚集起来,大大降低了其投资门槛,其他互联网巨头纷纷跟进,今年1月22日,腾迅与华夏基金合作推出微信理财通,成立仅40天,规模就突破500亿元。传统银行也坐不住了,民生等7家银行仿照余额宝的模式,纷纷推出它们的类余额宝产品。

截至今年2月27日,余额宝的开户数突破8100万,资产规模接近5000亿元。而同期央行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银行存款减少9402亿元。银行业人士认为,互联网金融新产品“余额宝们”分流了他们很大一部分个人存款。

这让那些习惯于靠息差赚钱的国有大银行很是不爽。2月21日,央视一评论员发表评论文章,称余额宝为“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不仅推高了全的融资成本,还冲击的经济安全,应该予以取缔。

此番言论被看成是为传统银行代言,在互联网上招致一片骂声。资深投行人士、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张化桥直言,在目前的利率双轨制下,银行利用其特殊身份低利率吸收存款,高息放贷,其利润占了全国企业界总利润的一半左右,这是利率管制的结果。为什么大额存款客户可以享受利率较高的收益,而小额存款户不能通过余额宝获得较高收益呢?

浙江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教授谢作诗指出,余额宝作为一款普惠金融产品,是利率市场化进程的中介,“个人储户在银行的存款利息低,通过余额宝以协议存款等方式存入银行获得高息;银行愿意支付更高的收益,是因为余额宝们很大程度上为它们节省了成本。”

据天弘基金公布的数据,天弘基金超过92%投入了银行同业存款。这意味着,余额宝们吸纳的资金基本上都回到了银行体系,本质上并没有减少银行存款。而且,余额宝诞生之时,正值银行“钱荒”,余额宝们通过互联网聚合公众资金,存入银行,在危机时刻帮助了缺钱的银行,降低了融资成本。

至于所谓“冲击国家经济安全”,市场派人士认为更是无稽之谈。余额宝所吸纳的大部分资金以协议存款的方式存入银行,这种套利行为来自于银行活期存款管制利率和协议存款利率之间的利差,风险基本为零。以前,这种无风险的套利空间为各大银行等金融机构所独享,老百姓享受不了,余额宝只是使老百姓得到了他们本来就应该得到的东西。

余额宝们为中小投资者提供相对简单、可靠的投资平台,促进了资金的优化配置,推动了存款利率市场化,动摇的是金融垄断的根基。今后,银行利率如果彻底市场化了,余额宝的套利空间也将随之消失。

业内质疑银协建议

2014年2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二次廉政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对市场主体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目前尚没有任何禁止余额宝类理财产品的法律,上述评论员所谓取缔一说,毫无法律依据。央行行长周小川3月4日在参加两会时明确表态,不会取缔余额宝。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闹得沸沸扬扬的余额宝问题上,银行业协会迅速跟进。在2月26日召开的“银行存款自律规范”座谈会上,银协建议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给银行的存款,不再作为同业存款,而是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

银协此举招致业内广泛质疑。从机构职能看,银协是一个行业组织,归银监会管理。但是互联网金融产品到底应该归属一般性存款还是同业存款,这种界定是货币政策的范畴,归央行管,与银监会和银协无关。显然,银协以上建议系越俎代庖,超出了其职能范围。

2005年,央行和证监会专门下发61号文(《关于调整商业银行住房信贷政策和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的通知》),放开金融机构同业存款利率,同时明确要求将基金存款归入同业存款。天弘基金属于有正规牌照的金融机构,如果要将其归入一般性存款,必须废除这份“61号文”,这种要求显然是毫无道理的越权行为。

从法理上讲,迄今任何国家都没有专门针对一家公司而制定的法律法规。如果要把天弘基金转入一般性存款,不但跟微信合作的华夏基金也得转入一般性存款,其他同属金融机构的保险公司、银行、信用社、政策性银行的资金,都得转入一般性存款。

即使是银协所代言的国有商业银行,对这项建议也不见得能够接受。目前大型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高达20.5%,余额宝现有规模是5000亿元,如果按银协建议从同业存款转入一般性存款,商业银行不但需要向央行交纳1000亿元的存款准备金,放贷规模还要受70%的贷存比限制,只能放贷3500亿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认为,包括余额宝在内,很多互联网金融推出的理财产品,主要的投资对象是同业存款,这给银行创造了一部分价值,否则银行就不可能有庞大的“协议存款”需求,供此类资金合作了。

另外,从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来看,余额宝集纳众多小额用户的零散资金,选择投资协议存款,借给缺钱的好银行,是一种理性的投资行为,有利于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商业银行在议价过程中愿意给出较高的协议存款利率,是因为他们需要这笔存款。

双方达成的协议存款利率,是对长期被人为压低的活期存款利率的有效矫正,反映了金融市场货币的真实价格。而余额宝介入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实际增大了同业拆借之间的资金供给,压低了同业拆借利率,有助于降低长期市场利率。

市场风险与监管空白

银协此举,令人想起去年中移动和中联通联手工信部对微信展开的围剿,其偏颇立场有失市场公平。不过,作为一款理财新产品,余额宝的风险同样不容忽视。余额宝的用户端可以随时提现,但其给银行的协议存款是定期的,期限错配带来的流动性风险如何管控?余额宝目前资金规模5000亿元,一旦收益率快速下滑,引发大规模赎回,余额宝是否有能力应对,不致引发金融动荡?这些都是余额宝目前面临的现实难题。

据消息人士透露,证监会曾于2月21日召集货币基金规模居前的十余家基金公司“一把手”开会,对风险提出警示,而主角则是天弘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证监会表示,将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积极推动市场创新发展,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

监管缺失是互联网金融最为显著的特点。今年2月24日,“余额宝监管空白”被列入中消协2013年“让消费者更有力量”年度十大事件之一。银行存款利率太低,导致储户长期受损,余额宝给中小储户提供了获益较高的投资选择,这是其深受欢迎的重要原因。然而,余额宝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穿着“马甲”的影子银行,中央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确有必要纳入监管范围。

余额宝是一款跨界金融产品,它依托受央行监管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借道证监会监管的公募基金通道,而投资又主要集中于银监会监管的银行协议存款,到底该由谁牵头、谁来负责进行监管,在监管机构内部并没有达成共识。

目前,银监会方面并不认可余额宝创造出新的金融模式,认为其本质上跟银行的传统服务没有区别。央行则主张“宽容”,假以时间来观察,不过,宽容不能突破“底线”:即不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不能非法集资。至于余额宝是否要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并缴纳存款准备金,据接近金融监管机构的人士透露,三大监管部门迄今尚无定论。

在线棋牌

相关的主题文章:
今期特马开奖结果2017      粤ICP备96896731号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市桥永恒大街6号花城创意园D栋  电话:020-68150928  传真:020-69150938  
技术支持  :建站之家